请给我一份offer

坚定撸彪党,其他各种安利随便,能吃的下我就能吐的出来

【若枫】Bittersweet (记梗向,开不开坑嘿嘿嘿阿里马斯)

我今天吃了一大口若枫的安利

正在反刍₍₍⁽⁽(ી( ・◡・ )ʃ)₎₎⁾⁾
好我去记个梗

烂文笔+疯狂OOC注目

顾若白难得没有早起。
宿醉的滋味实在是不好受。他忍着欲裂的头痛从床上爬起来,揉着太阳穴想去找点水喝,结果打开门就看见围着围裙的胡亦枫正在厨房里哼着歌忙活,米粥的香气急不可耐地往他鼻子里钻。
“诶,若白你醒了啊,有没有哪里不舒服?”听见开门的声音,胡亦枫回过身,对顶着鸡窝头的同居室友咧着嘴笑,“粥还要再等下,要不然你先喝碗醒酒汤?”
顾若白愣了一分钟,猛地把门又关上了。
他晕晕乎乎地想,胡亦枫早上八点半在厨房煮粥,要么是他在做梦,要么就是世界末日提前了。

桌子上摆着熬得稠烂的粥跟大学路早市买来的水煎包,胡亦枫傻呵呵地盯着顾若白吃完早饭,又从冰箱里端了碗散发着奇异气味的汤——若白猜想那就是传说中的醒酒汤,虽然他从没听说过醒酒汤里还有胡萝卜的。
胡亦枫看着面露难色的顾若白,也有点不好意思,“呃,你别看卖相不好,据说效果特别好!若白你尝尝看嘛,实在喝不下去就倒掉好了……”说到最后倒是带了点委屈的意思。
毕竟是胡亦枫的一番心意,顾若白心一横,在小师弟期待的目光里咬着牙屏气一股脑喝了。
竟然是甜的。桂圆红枣的甘甜,苹果梨子的清甜,胡萝卜独有的鲜甜交织混杂,争先恐后地从口腔冲向四肢百骸,冲得他整个人都舒爽不已。
就跟这碗汤的主人一个样。
至于喝到后来有点发苦这种事情,还是先别告诉他比较好。

“对了,”胡亦枫突然想起来,“婷宜来过电话,我帮你请了假,她说让你休息好了再去公司。”
“哦。”
“昨天那套衣服,等我下班回来再去送洗吧,你先穿那套米色的。”
“知道了。”
“还有……”
顾若白终于忍不住拎着他的衣领把他扔回房间:“还有你需要睡个回笼觉,醒这么早还能意识清醒地熬粥,真是佩服。”
胡亦枫挣扎着从门里探出个头,直勾勾地跟顾若白对视了半天,低低地问:“那若白,你今天有喜欢上我吗?”
“……没有。”
“哦。”
看着一下子低沉下去的同居人,顾若白噙着笑,伸手揉了揉他的脑袋。
然后他看见胡亦枫抬起头,冲他绽了个无比灿烂的笑容。


啊啊啊说好的记梗怎么变得这么长……

另外为什么我的加不进若枫的tag= =

我要准备开撸彪的坑了 \(*T▽T*)/ hooray!